大方复治 国药经典_药酒治病_中华药酒_大白菜平台送彩金-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-【推荐官网】
Menu

大方复治 国药经典

2018-07-19

大方历史悠久,在中医四大经典和历代名医著作中都有记载。大方为中医“七方”之一,最先源于《黄帝内经》,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曰:“治有缓急,方有大小…奇之不去则偶之,是谓重方”。医圣张仲景始创了第一个临床应用大方——21味药组成的薯蓣丸;药王孙思邈在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提出“病轻用药须少,病重用药即多”;明末清初著名医家俞嘉言主张“大病须用大药”……总之,历代医家在使用大方上,相同点是对于大病、重病和难治之病都主张用大方。

大方多用于治疗疑难和复杂疾病。这些疾病一般都具有“多证相兼、多病同患”的难治特性。大方对此采取的是打破常规,通过“集数方为一方,合数法为一法”的遣药处方办法,针对复杂病因病机,治法上多方着手,药物配伍上主次兼顾,从而提高了方剂的疗效和适应范围。对于复杂性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治疗方面,常规处方很难取效或起效很慢时,“大方复治”具有一定的优势和良好效果。

大方决不是杂乱无章的药物堆砌,它是建立在对药性、药效有深入理解,并对病机有整体把握的基础上,有严谨的理、法、方、药构思,而大成的精妙的处方配伍,非大医难以掌握和驾驭。历史上传承下来有很多大方,如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中介绍了30多个合方的方法,其中最大的一个合方用药多达31味;《千金方》中记载了88个大方;《局方》中收录有很多三四十味甚至五六十味药的处方;近代京城名医施今墨擅用大方,为之赢得了“雍容华贵”的中医界美誉;当代国医大师裘沛然,治疗某些病机表现为气血同病、虚实夹杂、病邪深痼的病证时,常运用大方复治的方法以收到出奇制胜的疗效。

目前,我国中药领域有不少“王牌药”都是大方成药,如“温病三宝”安宫牛黄丸、紫雪丹、至宝丹;风寒湿痹名药大活络丸(50味)、壮骨药酒(130味)、国公酒(32味);中风偏瘫名药再造丸(58味)、藏药七十味珍珠丸等。正是因为疗效显著,它们享誉百年,历久不衰,成为了深入人心的国药经典。


× 扫一扫,关注我们